比尔的山羊

很久以前写的生化危机同人文。ΦωΦ
不知道意识是何时走入我的脑中。肯定没有多久时间,我猜。
我的视觉终于有了焦点,然而很奇怪,视线被扭曲了,只见灯光摇晃。
说是视觉,其实我并没有睁开眼睛,事实上也没闭上眼睛。我试者闭眼才发现眼睑不见了。
一个恐怖的发现,可是对于我而言,却像一个大声的呼唤。
恐怖感如撞到墙壁上的回声,迅速地减弱至虚无。
之后,我也平静地接受了我只有一只眼睛,并且丝毫不能移动的事实。
但绝对有古怪,真的奇怪。我的心无力地抱怨。以前不是这样......
以前?以前是怎样的呢?



眼前的景象忽然有了变化。此前我只是惊异于自身的改变,现在才发觉自己是在装满了透明液体的容器中,而且我所在的大房间,似乎是个...
来不及作出判断,就有人走进了房间。
啊,有眼睑的,可以活动的人。
我的头仿佛被重击了一下,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可以动了。
可这液体如同拥有魔力,我仍被禁锢着。
那重击我,打动我的,是一些既熟悉,又遥远的零碎记忆。


VOICE!!!!!


眼前的人进进出出,到最后只剩下两个。
一白一黑的两个人,让人不寒而栗。他们的嘴张张合合,我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细细地打量,发现着黑衣的墨镜男并不说太多话,并且不带任何表情。
相比之下,和他同龄的白衣金发男子显然是个滔滔不绝的家伙。

“倒霉的比尔养了一只山羊,山羊的胃口奇特,吃掉了比尔的红色衬衫.......”

唱这歌的家伙也很罗嗦。可是...是谁呢?
倒霉的比尔?
从我醒来,事情就没有一样对劲。

在我不注意时,白衣人已经来到容器近前,开始操作仪器。
霎那,我感觉周身的水在迅速流逝。
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醒来。
我可以动了。仿佛还没从梦中挣脱,我一时间不能理解。然而崩溃来的太过突然,
我真的不能理解我失去皮肤,溃烂的身体,不能理解抖动的,外置的心脏。
意识的疾逝如同冬日的残阳,不容我去想以后这一切。
到最后,一切都黯淡下去,仿佛坠入了深深的井,深到穿过地心,深到没有一丝光亮。只有一种声音在幽暗中回荡。

“比尔的山羊,胃口异常.......”




“还是不行吗?计时?”
“不到5分钟,看来又失败了,阿尔伯特。这个星期的实验全失败了。”
“只要离开抑制菌类活性的溶液,暴露于空气中的感染者在不到5分钟就会被完全侵蚀,是NEMSIS自身的缺陷吗?”
“只好换一种实验方法了。”
“用低温?”
“是的,相信可以成功。交给其他研究员好了,我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啊,阿尔伯特。”
“来吧,威廉,和我谈谈你的工作吧。”



后记:
这段时间研究所是地狱。
今天又处理了新的“死者”,其中有一个家伙足有3米长,身体虽和其他“死者”一样严重腐烂,却可以发出清晰的元音。虽然我的同事都以为我发了疯,但我肯定听到了那个家伙的哼叫。
“倒霉的比尔。”

------摘自《污水处理厂工人日记》

题目 : 人总要写些什么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皇帝[Emperor]

CKCK

Author:CKCK
Msn:aqualion1985@hotmail.com
QQ: 154228303
Banner Feel free to link

弥撒[Missa]
月光[Moonlight]
田園[Pastoral]
熱情[Appassionata]
命運[Fate]
合唱[Choral]

和此人成爲好友

HIT:1001
英雄[Eroica]
Fur Elise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