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9]家暴

翻出以前留的碎片自嘲下。
当时只是想描写下互殴的场景...结果发现自己不会写...更糟糕的是似乎变成单方面的虐待了...
背景是成为黑手党之后,云雀对狱寺那种不要命的行为感到心痛,但是又不会表达的情况...
(能看的出来才怪。)
笑吧,要知道我还写过比这还废渣的东西。ORZ
狱寺有一次被云雀像块破抹布似的拖回来。两个人都脏得像落魄的狗。

硬挺着推开对方的手,在前往会议室的路上各自离开。
没什么比向首领汇报任务完成更重要的事情了,这么认为的也只有他。
平静结束在离开首领室之后。

狱寺在前往医疗室的走廊上被突然按倒在地板上殴打。
连看清袭击者是谁的余裕都没有。
不过也不需要看清,会这么做的袭击者只有一个。
这不是第一次,但是狱寺不明白,至少他这次不明白云雀为什么那么生气。
领带,外衣,衬衫,血块,在地板上纠结。
不过狱寺承认,如果不是因为云雀他也差一点成为真的成为破抹布。好一点的话大概也是筛子。但这不表示他可以乖乖的被打。
而且打的还这么理所当然?!

可悲的是云雀比狱寺本人都了解他的脆弱。
以避开要害的方式给予重创。
疼痛摩擦神经让人晕眩。

“到底要什么程度你才能记住这个疼痛?”
停止攻击的云雀把拐子甩到一边。
“如果你能先告诉我理由再动手。”

“现在需要回答问题的是你。”
手覆盖着手,像恋人般十指相握。
由上至下慢慢施力。
这种残酷的温柔使狱寺的瞳孔恐惧的张大,讨厌的预感。
“放手,放开我!!”
拼命的挣扎被对方用单手轻易的镇压,只有自由的头部无力的甩动。
“把整个手臂折断?”
徘徊在手关节的威胁让狱寺毛骨悚然。
“还是把手指一根根敲碎?”
“痛!...好痛,放手——”
好恐怖,这种濒临临界点的冰冷。加虐者漆黑的眼底闪烁着杀意的危险。
“这样的话你会稍微安分点吧?”
用力。

“不,不要!!云雀!!!”
“————!!”
热,好热。
被殴打的地方是脸颊。血从嘴角蜿蜒至地板上。
受到强烈冲击的大脑一片空白。
“记住了吗?”
好几次,好几次,他被云雀这种近乎杀意的残酷行为折磨的几乎胆怯疼痛。
但他是狱寺隼人,和云雀互相撕咬的对手。
如果早就能学会退让有时也是美德,镇压和反抗的戏码也不会上演十年之久。
大口的喘着气..努力地让因恐惧而颤抖的身体平复。
“...忘记的人又不是只有我。”
用还在颤抖的右手扯开暴君的衬衫下摆。
侧腹部微红的绷带在两人血肉模糊的中间显的格外刺眼。
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典型症状。
嘿,挑衅的心情大好到暂时忘记了自己是处于极端的劣势。
结果是就这样被云雀绑住双手丢在房间里整整两天。
“啧,那个混蛋真的就这样把我丢下了。”

于是狱寺隼人得到了两天监禁休假。(大误)


黑27和69其实也有出现,但更短直接删了。反正未完不待续...谁有关于有爱的家暴好文推荐给我吧。

题目 : 家庭教师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看过程还以为是一般的黑文, 结果最后一段我硬是笑出来了
这悲喜剧转换的好快

之前我也一直认为狱寺是那种拼命的人, 但突然发现这种认知是完全错误的. 既然狱寺作为一个有经验又善于思考的聪明人, 又怎么会每次任务都把自己弄的像落汤鸡般惨兮兮, 如果一出任务就像网筛一样被退回来, 那只能说明他的无能, 这不正是狱寺不愿见到的吗.
我想真正出过任务回家的狱寺应该是衣服都不脱就累的倒在床上, 休息过后明日又是新任务.

PS家里的任务更多意思就是把本该在公司做的那部分都移回家了, 而家里又省去了路上的时间所以任务更多. 我要挂了orz

Re: No title

> 看过程还以为是一般的黑文, 结果最后一段我硬是笑出来了
这种悲喜的急速转换有时候蛮喜感的是吧XDD。我一直是个很矛盾的人,写黑文写着写着会想写喜剧,写喜剧会写着写着变悲剧。(整一后妈属性)

目前一黑到底的阿虚是我努力的目标。(虚渊玄大神每日一拜)

狱寺作为一个有经验又善于思考的聪明人<--2459是这种感觉,但1459我感觉还是比较元气冲动的,尤其对27用盲从来形容都不过分。
不然1859很平静的走到一起去...总觉得有些惊悚。
这个的背景年龄是在17左右,童工了呢。(捂脸)

“理性始终需要静默与冷酷。”
所以说狱寺隼人在关键时刻总是不够理性。因为他不够冷酷。
云雀恭弥足够冷酷,但他在狱寺面前却总是失衡。

>出过任务回家的狱寺应该是衣服都不脱就累的倒在床上,休息过后明日又是新任务.
渣雀你个人妻独守空闺情何以堪!!我不厚道的WS的笑了。
期待hana你倒过来的家暴,欺负18蛮有乐趣的,但我把握不好那种气氛。
我突然又想把你以前画的5980翻出来了XDD


删掉的部分:
18殴完59去找27:

“你想杀了他吗?”
故意派他去执行这种危险的任务。
“这句话应该是我的台词吧?”
泽田纲吉作了一个把手放在颈部的手势。
和狱寺的伤痕同样的位置。
脖子上的咬痕。
——越来越严重了呢。——
青紫色的痕迹,光是看着就会觉得痛的程度。
每次在快要好的时候又会在那之上出现新的齿痕。
——并不是只有你爱着狱寺君啊,云雀学长。——
27黑化的很严重。

同一之间,69去看“休假”的59.
69:“呀咧呀咧,真可怜,那个家伙真是不知道分寸。”
59:“...骸...”
69:“你又输了?”
59:“...我只是在补眠而已。”
69:“没事,你继续睡,我参观完就走。”
59:“混蛋,你好歹把绳子给我解开啊!!”


Out Of Character了。

No title

关于你的任务,能同意你这么做的公司和你的职位太神奇了。远程操控么?多喝点红牛补充体力吧...囧

No title

虚渊玄大神是什么东西?阿虚其实是草家的情况名字重复真是让人雷啊。

说到黑的话我一直觉得2459就应该很黑,相反不觉得2480黑,如果要黑也是在2459的逼迫下慢慢黑的,80就该是白的啊。不对,怎么突然力挺80这里没他事orz
然最近却越来越迷茫1859的存在,不知是时间太久还是个体排斥,突然觉得59怎么会凑到18身边去呢这两人的性格看来似乎确实不搭配呀你看18任性成那样没道理59一直忍受他的家暴啊…对不起我错了orz 可我真的迷惑了,这感觉真难受

再说冷酷我想执行任务的狱寺是最冷酷的,杀人时决不手软,会有丝毫犹豫但该杀则杀甚至对方是任何人。与云雀的清高不同,狱寺的冷酷来自对命令的绝对服从,可以说里邦或者迪诺把他调教得特别好(至于为什么不是泽田呢因为他的觉悟没有狱寺的高还在迷茫着呢),作为一个傀儡也是那么萌这就是狱寺的魅力。
但是云雀总会总会在狱寺面前失衡非常同意XD 一个人再强悍也会有弱点,虽然一般都会是花瓶女猪脚但是我想1859应该就是这里最萌吧,两只都太强悍了XD
(小声)会觉得1859不可理喻也是因为云雀几乎不懂得体谅人,感到累的狱寺应该会本能地寻找依靠,这样的两人要是凑在一起只能是悲剧…
虽然我也是后妈可我还舍不得用这种理由虐儿子(拉倒吧鬼晓得你Y过多少了) 好吧这种想法最多Y一下不会写出来虐别人的转脸

所以!现在就是要力推59虐18才会有平衡感啊凭什么长了凤眼就看人低了老子就是看他不爽了要死里虐!(昂
以前总是被8018的59煞到,现在我特别喜欢1859去煞80或者6959去煞18…我是空虚到变态了吗。。- -
(我想CK你大概会雷我的5980的……以前的5980?有这东西吗?
PS:早期到还没萌上1859,还在8059摇摆不定时就暗自Y过一个275980的故事,竟然一路记到了现在。那时就自知之明太雷不宜外泄,不过现在都无所谓了讲出来也轻松点,虽然不指望有人跟着我萌黑27黑59白80 orz

删除掉的6959部分很爱!XD
27那段没看懂,怎么黑了…orz

话说明天就真的赖在家不走了哟因为生病了。
拉拉杂杂又扯好多欢迎指正(CK快点掰正我的1859观orz)
休息了,撤了
皇帝[Emperor]

CKCK

Author:CKCK
Msn:aqualion1985@hotmail.com
QQ: 154228303
Banner Feel free to link

弥撒[Missa]
月光[Moonlight]
田園[Pastoral]
熱情[Appassionata]
命運[Fate]
合唱[Choral]

和此人成爲好友

HIT:1001
英雄[Eroica]
Fur Elise
free counters